首頁 > 知産百科 > 知識詳情頁
看茅盾手稿到AI創作,想作品的著作權法保護
2017-08-31 12:00:00 閱讀(859)

有沒有關注過這則新聞:茅盾先生的一份9000字手稿在經典拍賣公司以1207.5萬元的高價拍出!Amazing!而之後這家拍賣公司以及手稿的賣家張先生被茅盾先生的孫子、孫女等3名親屬以涉嫌侵犯相關著作權爲由告上南京市一家基層法院。法院一審已經結束,判決結果也公布出來。對于這個案件的一審判決結果,我們不做評論。我們在這裏重點要討論的是這個案件涉及到的一個核心問題,即文字作品的手稿在著作權法上的定性。

茅盾手稿

由于手稿上的文字是作者親手書寫(不是由其他人謄寫或打印機打印)的,而一些名家的字又寫得很漂亮,藝術性較強,因此,在實務中經常會因爲這些手稿(而不是手稿上的文字作品)的使用或利用而發生糾紛,正如前面提到的這個案子那樣。

就文字作品而言,手稿上的作品,與出版物上發表/出版的作品,是同一個作品。在著作權法上,手稿是作品的“原件”,印刷品或出版物則是作品的“複制件”。在此意義上,討論手稿在著作權法上的定性,似乎並沒有多大的實踐意義。作者或其繼承人對手稿尤其是那些已經發表了的作品的手稿,所能提出的權利主張,主要不是著作權法上的,而是物權法上的。這顯然不能滿足作者或其繼承人的要求或期望,于是便有了另一種說法,認爲手稿上作者手書的文字可以作爲美術作品(書法)單獨受到保護。

的確,從外部形態來看,文字作品的作者手書的文字與美術作品(書法)中的文字似乎並沒有什麽差別,將它們視爲美術作品(書法)來保護,似乎並無不妥。這裏涉及到著作權法理論中一個特別重要的根本性問題:什麽是作品?換一種說法,我們根據什麽來判斷一個看起來像作品的東西,到底是不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?

茅盾写给鲍祖宣的信

這是一個頗有哲學蘊意的問題。我國著作權法本身並沒有對“作品”這個概念進行任何形式的定義,著作權法實施條例雖然對“作品”和“創作”這兩個概念都進行了定義,但這些定義的實踐意義比較有限,似乎很難在具體案件中作爲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的判斷依據,我們需要在這些定義的基礎上再進行“發揮”。“智力”一詞表明,作品的創作是一種有意識的行爲,是有目的性的。也就是說,作者要通過創作活動來表達其內心的某些東西。這些東西其實就是我們在討論著作權保護範圍時常說的“思想”(idea),作者利用可爲人感知的符號(形式)把內在的思想展示給外部世界,就形成了“表達”(expression)。這裏的“表達”是作者將其內在思想外在化、客觀化的産物,這個過程就是創作,其結果就是“作品”。因此,在著作權法上,“表達”不是作品的表達,而是“思想”的表達,那種將作品區分爲“表達”和“思想”的做法是錯誤的。“思想”不是作品,“思想”的“表達”才是作品。

這意味著,我們在討論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時,不能只把關注點放在“表達”上,而忽略了作者想要“表達”的東西即“思想”。在我們看到一個外部形態像“表達”的東西時,不要簡單地就認爲這是“作品”,一定要想想這個“表達”中被表達的“思想”在哪裏。沒有“思想”的“表達”,就不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。例如,自然形成的某些景觀、造型,都會給人以美感,但它們卻不是作品。

回到一開始提到的茅盾先生的手稿上來,這些手稿上的文字,對于我們這些旁觀者來說,似乎很像美術作品(書法);但對于書寫這些文字的人來說,茅盾先生是否真得想要通過書寫這些文字本身來表達什麽東西呢?

ai人工智能

最近,人工智能(AI)成了一個熱門話題。人工智能涉及到很多法律問題,其中就包括人工智能“創作”的作品在著作權法上的地位問題。如果說人工智能可以創作的話,那麽它們通過創作所要表達的“思想”又是什麽?這個問題究竟是由作爲“作者”的人工智能自己的回答爲准呢,還是我們這些旁觀者的人類的理解爲准呢?

裕阳公衆號二维码 關注裕陽公衆號,隨時獲取裕陽動態
相關知識
熱門産品
友情链接:MC彩票注册  致富彩票登录  88彩平台网址  1分赛车彩官网  白金彩票网站  pk拾彩票平台  金沙彩票官网  彩票网赚论坛  极速快三彩票  鸿运彩票注册